孩子上情商課? 新款“智商稅”而已

孩子上情商課? 新款“智商稅”而已
2019年05月21日 10:53 中國青年網

  (原標題:情商課?新款“智商稅”而已!)

  這目眩神迷的世間,自古就不缺“智商稅”利器。近日,多家媒體報道火爆南京家長圈的高價情商培訓班,引發廣泛關注。有網友提出質疑,也有一些家長表示課程確有效果。培訓班號稱0到15歲的孩子都能學,“一年124個課時,打完折的費用是17800多元。”即便如此,似乎仍擋不住家長的熱情。

  坦白說,任我再是腦洞大開,實在想象不出0歲孩子咋上“情商萬元課”。我確定不只是貧窮,大概還是智商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市場總是諄諄教誨著我們,但凡跟“商”有關的,肯定都是孩子們最缺的。遵循“缺啥補啥”的硬道理,五光十色的項目里,“必有一款適合你(家寶貝)”。來,我們先見識下這種高價情商課究竟賣些什么?據說,每周學習兩課時共90分鐘,其中70分鐘為兒童訓練課,20分鐘是父母課。“主要是幫助孩子認識、管理情緒,如憤怒、恐懼等,也教我們家長如何與孩子相處。”可問題是,這些基本內容,不正是家庭教育的題中之義嗎?

  再來看看情商課的規范化與科學化程度吧。多家機構在店內、網上推出“高級情商訓練師”“資深情商訓練師”等師資介紹,問到最后,客服坦言:“教師資質是公司定的,經過三輪嚴格培訓才能上崗,公司核發證書后就可以帶班了。”連基本的教育學、心理學等實操構架型常識儲備都不需要,直接“三輪培訓”就能在比智商教育還要抽象的情商領域游刃有余了,這種操作要么可以申報諾貝爾、要么可以角逐奧斯卡。

  至于效果呢?“孩子還是有變化的,打鬧的情況少多了。不過也有不少家長說沒效果,要求退款。”這個說法是要讓人笑場的,其實壓根兒就不需要什么情商課,找一位旁人多講幾次“狼來了”,孩子打鬧的情況也會呈現出數據上的顯著變化的。

  當然,以上反駁,不夠嚴謹。那么接下來,我們不妨認真嚴肅又簡明扼要地說說,為什么這種情商課基本就是個“智商稅”。第一,何為情商?這個簡稱“EQ”的概念,主要包括自我意識、控制情緒、自我激勵、認知他人情緒和處理相互關系等。換句話說,這是一個人在社會化進程中的“世事洞明”與“人情練達”的過程。0到15歲的孩子,既沒有社會化的身心條件,也沒有社會化的環境,讓他們成為所謂的“人精”,要么就是偷換概念地搞搞家教而已,要么不過是灌輸一套溫柔款的厚黑學罷了。

  第二,江湖術士的情商課,是很容易誤人子弟的。0到15歲的孩子最應該接受的良好教育,是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至于所謂的不打鬧、同情同理心等,這些不應該是浩蕩家風之本?《朱子治家格言》里說,“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南懷瑾老先生曾概而言之,說“中國文化講教育,小時候的重點在’灑掃應對’”。最好的情商教育,就是在不矯揉造作的家庭與學校生活中,懂得與父母相處、懂得與友朋相親、懂得與師長相敬,以及懂得如何自處。而這些人格化的教育內容,靠的不是情境創設,而是言傳身教。換句話說,情商課上儒雅風流那一套,遇到家里雞飛狗跳,不過黃粱一夢。

  情商教育當然是需要的,人生處處是舞臺,演技時時須精彩。不過,套路化的天價情商教育,既在內容上難圓其說,亦在效果上是糊涂賬一筆。更重要的是,它在培訓機構成瘋成魔的今天,活生生火上澆油著家長與社會的“起跑線焦慮”。

  有人說,這種概念營銷,大概就和當年的“納米”“基因”差不多,反正是周瑜打黃蓋的游戲,關鍵還是強化家長的反忽悠能力。這話說對了一半,從市場監督治理的角度來說,任何涉嫌掛羊頭賣狗肉的交易,恐怕都不能停留在道德自治的狀態。問得再直白一些:我們的一些地方教育部門和市場監管部門,不應該在前置審批與后道監督上更加有所作為嗎?(中國青年網特約評論員 鄧海建)

實習編輯:蘭金雙

責任編輯:潘程

情商家長教育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