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2大班課模式的“跟誰學”能否逆襲?

k12大班課模式的“跟誰學”能否逆襲?
2019年05月21日 11:49 中國網

  (原標題:與新東方在線系同門 k12大班課模式的“跟誰學”能否逆襲?)

  中國網科技5月21日訊(記者 胡愛善)近期在線教育平臺“跟誰學”在美提交招股說明書,有望成為在美上市的第一家主營k-12大班課平臺。由于公司創始人陳向東曾在新東方工作14年,使得這家企業與新東方在線有著相似的基因,都鐘情于大班課模式,其發展規模很可能后來居上趕超新東方在線。

  “跟誰學”招股書透露,它是中國第三大在線k-12公司,公司采用的是在線直播大班授課模式。學生注冊人數由2017年79,631人增加到到2018年的767,102人,實現近10倍的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在在線教育企業普遍虧損的背景下,“跟誰學”在2018年竟然實現了盈利,當年實現凈收益為1970萬元,上年同期是虧損8700萬元。“跟誰學”給出的解釋是:“公司的在線k-12與一般在線課程相比,大班課程有很大的溢價。”

  過去幾年,在線教育市場被資本普遍看好,在快速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幾個不同的賽道。鯨魚小班課CEO曾總結出5種模式,分別是1對1直播、小班直播、大班直播、課中錄播以及課前課后錄播。而1對1在線教育由于能提供更好的體驗和互動性,被中國家長和資本所熱捧,其典型的代表企業有51Talk、VIPKID等,但是難以盈利是其最大缺點。

  新東方在線COO潘欣曾表示,“1對1在線教育模式是典型的規模不經濟,過度依賴電銷是一個無底洞。”

  從新東方基因中孕育出來的在線教育企業均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大班課模式。其中嫡出的新東方在線與另立門戶的“跟誰學”儼然成為一對競爭對手。

  “跟誰學”創世人陳向東曾是新東方二把手

  “跟誰學”隸屬于北京百家互聯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6月由陳向東所創立,可以說這家企業里流淌著新東方的基因。因為,創始人陳向東自1999年至2014年1月在新東方工作了14年之久,曾擔任武漢新東方學校校長、新東方副總裁兼人力資源總監,2010年起任集團執行總裁協助俞敏洪負責新東方的全面管理工作。

  陳向東2014年1月發布的離職內部信中表示:“新東方已經成為其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最親密的朋友在新東方……尤其是在2012年年底和2013年年初,我接連學習了兩個關于領導力的課程,發現自己在人生的路徑設計方面與自己的領導力并不完全匹配。離開新東方是一個異常艱難異常痛苦的過程。”

  彼時,43歲的陳向東在休息不到半年后選擇了創業, 2014年6月創立了“跟誰學”,其團隊成員亦有不少是來自原來的新東方老部下。“跟誰學”官網介紹,公司在2015年3月30日,宣布A輪融資5000萬美元,刷新了中國創業公司A輪融資紀錄。

  在線K-12賽道上,“跟誰學”有望趕超新東方在線

  在新東方做執行總裁時候,陳向東雖有改革之志,但在面對一家巨無霸教育集團企業以及上面的俞敏洪時,顯得有心無力。離職之后,陳向東創立的“跟誰學”平臺在K-12賽道上正在實現對新東方在線的趕超。

  “跟誰學”的主要運營模式是:在線K-12大班制,采用的是雙教師制度,即每班配備一名教員和多名在相關科目或課程方面受過良好培訓的導師。

  而新東方在線的在線教育課程主要分為三個核心部分:即大學教育、K-12教育及學前教育。K-12教育是新東方在線要努力發展的項目,在其k-12業務中有雙師大班直播課程和東方優播單師小班課。雙師大班直播課程打一二線市場,東方優播單師小班打三四線市場。可以看出,雙方發力重點都在采用雙教師的K-12大班課。

  從營收指標來看。截至2018年11月30日的六個月,新東方在線的總營收為4.77億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長45%,毛利率為58.8%。“跟誰學”2018年的總收入為6.551億元,相比上年度的1.21億元增長了437.8%。

  盡管雙方數據的對比時間長度不一樣,但也能看出,在營收規模上兩者之間的差距已經不大。值得注意的是,“跟誰學”在2019年一季度的凈收入已經由上年同期的4690萬元,增加到2.69億元,增長了474%。不出意外,“跟誰學”的營收規模在今年有望趕超新東方在線。

  從利潤指標來看。截至2018年11月30日的六個月,新東方在線錄得經營虧損0.41億元,財報解釋為市場費用大幅增加所致,特別是k-12教育分部毛利率下降明顯。“跟誰學”由2017年凈虧損8700萬元,到2018年實現凈收益1970萬元,2019年一季度凈收益更是增長到3390萬元。

  新東方在線在K-12教育板塊的毛利率呈現一路下滑態勢。K-12教育分部的毛利率由2017財年的59%,減少至2018財年的39.2%,并截至2018年11月30日止六個月的16%。而“跟誰學”在2019年前3個月的毛利率為69.51%(當季K-12課程收入占比76%)。

  影響利潤的另外一個指標反映在客單價上。“跟誰學”的客單價在2019年一季度為1500元,相比上年同期增加500元。2018年截止11月30日的六個月,新東方在線K-12學生的平均開支為967元。

  陳向東離職后不久。他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說,新東方即使真正有問題,(死掉)需要很長的時間,因為他畢竟每年培訓幾百萬學生。“現在人們往往忽略了中國家庭絕大部分是獨生子女,這些人天生情感孤獨,需要兼顧面對面的班級教學和一對一教學。所以不要一談到網絡線上教育就是狼來了。真的丟掉自己的優勢就完蛋了。”

  陳向東的上述表態,說明其很清楚新東方存在的問題以及優勢,這為其創立的公司模式奠定了基本框架,就是要做k-12教育,同時采用其最擅長的大班課模式。因為,大班課模式最典型的特點是營銷費用占比低。

  根據《財經國家周刊》此前報道,2017年新東方在線的營銷費用占總支出約為30%,同期的滬江教育、尚德機構和51talk,營銷費用率分別為106%、78%和77%。中國網科技發現,“跟誰學”的營銷費用率同樣很低,2018年一季度為29.6%,到2019年一季度上升到37.0%。

  隱憂:49%教師沒有教師資格證 過分依賴名師

  “跟誰學”在對新東方在線不斷追趕之際,其本身發展也存在一些隱憂,主要表現在過分依賴少數名師的風險。

  2018年、2019年的前三個月,凈收益來自前10名教師提供的課程分別是46.6%和46.4%。“跟誰學”表示:“我們對某些優秀導師的依賴可能會使我們面臨集中的風險。最優秀的導師可能被競爭對手挖走,這將對公司財務狀況和經營結果產生不利影響。”

  根據國家規定,學科教育的老師需要有相應的教師資格證書,同時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在晚上8:30結束之后為學生提供輔導。截至“跟誰學”招股說明書之日,大約49%的教授K-12課程的教師沒有相關的教學資格證書,一些K-12課程在晚上8:30結束。

實習編輯:蘭金雙

責任編輯:潘程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