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學:移動的課堂才是真正的研學旅行

研學:移動的課堂才是真正的研學旅行
2019年05月21日 06:43 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移動的課堂是真正的研學旅行

  《論語·先進》篇中的一段話,點燃我研學旅行的思想,成為我堅持研學旅行,更準確地說是修學旅行理由。在修學路上,孔子讓圍在自己身旁的幾個弟子說出各自的理想,曾皙說:“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這是多么愜意的修學旅行,是作為一個老師的至高境界,最美圖景。于是,每年,能帶自己的學生在國內外,一起走在修學旅行的路上,成為我的一個夢想和追求。

圖片源于網絡圖片源于網絡

  有人說研學旅行,起源于17世紀英國貴族子弟的歐陸游學。19世紀中后期傳入我國港臺地區和日本、韓國。而事實上,作為教育史上的研學旅行最早在中國。孔子是中國研學旅行的第一人,他周游列國,拋開他的政治抱負不談,在教育上難道不是研學旅行的最好實踐?研學旅行在我國古代、近代一直有很好的教育傳統和共識,“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已經高度概括了我國古人具備的研學旅行實踐和經驗。同時也告訴后人,研學旅行是提高個人學識和修養的重要途徑。

  歷朝歷代都不乏這樣的優秀文人和游學代表,他們在少年時代就開始了研學和壯游。我國古代文人的研學旅行伴隨他們一生。杜甫“往昔十四五,出游翰墨場”的隨意,令狐楚“弓背霞明劍照霜,秋風走馬出咸陽”的意氣,李白“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游”的豪興,岳飛“好山好水看不足,馬蹄催趁月明歸”的留戀,陸游“君詩妙處吾能識,盡在山程水驛中”的感悟……無一不是描繪自己的修學旅行。至于近代,研學旅行的傳統依然保留,我們從胡適留學美國哥大、徐志摩留學劍橋的經歷就可窺見一斑。所以才有巴金的《海行雜記》、朱自清的《倫敦雜記》、王統照的《歐游散記》、鄭振鐸的《歐行日記》等流傳至今。

  而國外近代的研學旅行和他們的民族傳統、個人探險精深緊密結合。就以英國為例,我帶著孩子在研學旅行過程中所接觸的相關人物幾乎多是喜歡游歷或旅行的小說家、詩人或科學家。如英國的小說家戲劇家毛姆,他一生喜歡旅游,足跡幾乎踏遍東亞、東南亞諸國,他還游歷過俄羅斯和美洲多國。在愛丁堡時,我們坐在《金銀島》的作者史蒂文森家的門前。史蒂文森不僅是著名的兒童文學家,更是一位著名的旅行作家,遠赴美國游歷,甚至冒險赴太平洋旅行和考察。他的《徒步旅行》一文對旅行提出了獨特的認識和見解。

  讓我驚異的還有我們所熟悉的幾位著名的英國浪漫主義詩人,拜倫、雪萊、華茲華斯、濟慈,他們在青年時代就游歷法國、意大利和希臘諸島,他們都熱愛自然,贊美萬物生命。華茲華斯更從內心深處充滿對大自然的熱愛和敬畏,大半生居于湖光山色之中,與大自然為伴,被稱為“西方的陶淵明”。即使只有24歲短暫生命的詩人濟慈,雖然由于特殊的成長經歷沒能游歷歐洲,但他在21歲時已遍游英格蘭和蘇格蘭,他的《夜鶯頌》《秋頌》等作品完美地表現了對美、自然和生命的追求,他在一首詩里寫下的“美即是真,真即是美”,就是詩人對美的大自然和大自然之美的最好詮釋。就讀于愛丁堡大學,死后葬于威斯敏斯特教堂的達爾文與其說是一位偉大的科學家,我認為他首先是一位旅行家和旅游探險家。

  現代以后,歐美發達國家研學旅行一直保持著,日本真正意義的研學旅行也至少有50年的歷史,而在我國本來具有深厚傳統和底蘊的研學旅行,從國家層面展開,始于2016年教育部等11個部門下發的《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這一遲到的研學旅行比日本晚了多半個世紀,不免讓人唏噓感嘆。但從國家開始,吾輩皆努力,其教育之力量一定會掀起雷霆之勢。

  責任編輯:潤琰

研學游學課堂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