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翰教育姜振鵬:教育接受資本洗禮是逐漸成熟的標志

京翰教育姜振鵬:教育接受資本洗禮是逐漸成熟的標志
2018年07月20日 14:23 新浪教育

  2018年7月19日,“新浪2018中國教育行業論壇”在新浪總部大廈順利啟幕,本次論壇聚焦政策、資本與科技帶給教育的機遇和挑戰,與眾位行業資深大咖,共同尋找“回歸本質”的中國教育培訓發展之路。以下為京翰教育 執行總裁姜振鵬的論壇發言實錄:

京翰教育 姜振鵬京翰教育 姜振鵬

  剛才肖總說得非常好,從一個微觀的案例一點一點拓展到了宏觀的視野。我用一個跟肖總相反的順序,我先說宏觀的,再說微觀的。

  教育最主要的是民生

  這次十九大報告強調民生,教育實際上現在就是最主要的一個民生,也成為了社會上矛盾非常聚集的一個焦點。這次所謂的減負令,高考改革、中考改革,治理校外的課外輔導機構等等等等,其實它是一個系列的組合拳,都是圍繞著教育這樣一個民生展開。

  我們從民生的宏觀話題往下推就是對課外輔導行業的影響。政府治理課外輔導行業是非常正常的,也是每個行業從野蠻生長到成熟穩定的必經之路。 每一個行業的開端都是野蠻生長,到一定程度政府對你關注和介入,然后行業自律,接著這個行業準入門檻會提高,行業的基礎成本會提高,這時行業會進行洗牌,再進入到穩定的發展期。任何行業都是有生命周期的,教育培訓行業其實也不例外,只不過我們現在走到了政府介入和行業自律這樣的拐點上面。

  這一次對課外輔導機構的整頓,我們的一個預判是:首先,政府做了一個非常充分的摸排和調研。課外輔導機構主要是有兩項生產資料,一個是師資,一個是經營場所,。政府這一次的行動,其實是針對這兩項生產資料來進行治理是非常有水平和智慧的。

  首先,劃了一道紅線,把公立學校的老師全部裝回籠子里面,不再允許他們自己在外面開班或者是到校外的機構代課,這條紅線力度非常大。天津在4月26號處理了五位頂級的名師,都是天津頂級學校的副校長、特級教師這個級別的老師,這一次絕對不是說說而已。這是第一條紅線。第二條紅線,嚴查課外輔導機構老師的職業資格,是不是有教師資格證,保證課外輔導機構所有教師的生產資料都被納入到國家的注冊和管理的體系當中。另外,通過辦證,消防,掌握經營場所的情況

  通過這兩個角度摸排之后,現在對行業的情況政府主管部門有了一個了解,我們預判會在接下來的某一個時間節點,各個城市的步子會不一樣,但基本都會有一次比較嚴厲的整頓行動,對于不合規的,沒有辦學許可證的,會進行停止招生,停業整頓,等等的處理。政府的做這個動作,會極大的抑制市場的供給,但是需求并不會消失,同時政府會開放一個時間窗口,允許完成整改的機構去辦證,只要你按照我的游戲規則,我是給你時間窗口的復活的。

  在這個過程當中,肯定會提高培訓機構的經營成本,付出合規成本就可以副業,這些被壓抑的需求就會涌向到這樣一些本身合規沒受影響和快速合規復業機構里。還會有一些機構,可能會選擇退出市場。這是我們整個事態發展的判斷。

  總結一下,現在很多課外輔導機構面臨著一個生死問題,但是首先應該把生死問題轉化為一個成本問題,最終再把它轉化為一個最小化的成本問題,行業的門檻提高了,對于有實力和有資質的大型機構,肯定會是利好的,正規、合規的、有證的、愿意提供優質服務、愿意負擔合規經營成本的機構,就會繼續存在于這個市場當中,這個可能是有利于市場后面的良性發展,這個應該是我們對于現在這個情況的預判和分析。是我理解這次對課外輔導機構的整頓對行業的影響。

  授課形態是路徑依賴的過程

  回到授課形式的問題。肖總提到1對1的盈利模式,以及整個教培行業感覺有效果。就這兩個事談一下我的看法。

  因為幾年前我也做在線教育,也經常黑線下課外輔導行業是“感覺有效果”,但當我真正做教培行業,是真的有效果,不是感覺有效果。當然這個效果是有概率分布,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效果,但必然是要讓主體的人都有效果,這個行業才能夠長期存在。

  1對1規模化以后到底怎么掙錢?單個業態和1對1的業態,一個是產品驅動,一個是運營驅動。1對1實際上是靠精細化運營,有點類似于制造業,精細地去控制每一個環節,最終才能夠去產生運營的利潤,教學教研的投入, 師資培訓的投入,IT系統的投入等等都是這個精細化運營的一部分,這里面也是有大量的知識經驗的積累和專有的技術含量的,我從在線教育來到線下教育也是經歷了一個先輕視,再了解,最終尊重的過程。

  談到授課的模式,在線教育實踐了很多年,大家也想過很多變現的方式,但最后發現教育行業能掙錢的就是課、書、裝備這三樣東西,最終還是回到以在線的方式賣這三樣東西。肖總講到是賣書,賣裝備是另外一批人,剩下的是在線的課,是賣服務。在線這種形式興起,首先在體驗上要跟原先已經存在的線下課程逐步進行接近,才有可能形成替代。目前班課體驗,特別是大班課,基本上線上、線下體驗已經完全一致了。所以,線上如果能組起大班課,已經是一個很好的商業模式。小班課現在面臨的問題是生源是不是有足夠量,能夠讓你把同等素質的學生分到小班去的過程。小班課因為互動還是要比大班課多得多,在線體驗還是有一定的差距。1對1是更加強互動的過程,線上的體驗跟線下的體驗差距還是比較大的。為什么線上1對1也獲得了很大的發展?在于三到六線城市,師資資源極度匱乏,在線把優質的師資于打破了時間、空間的枷鎖,讓它能夠投放到原先匱乏師資的區域。這種時間、空間的枷鎖打破產生的價值,對沖掉了在體驗上的一些損失。

  企業端產品形態的抉擇上,其實很多是路徑依賴的過程。原先提供一些什么樣的產品形態,在往下一步走的時候,自然就會依據原先做的產品形態去想。比如原先做的是線下的1對1,在做線上的時候,肯定最順的是先做線上1對1,同時我們也會嘗試做線上的班課。因為如果沒有在線,我們永遠其實沒有辦法在班課這個體系里面去形成跟學而思和新東方的對抗,我們再去重復他們走過的路徑,實際上是沒有任何價值的。但是有了在線之后,相當于給了我們班課一個走出來的新機會。

  學生選擇授課形式是根據自身能力

  從家長端、學生端怎么選擇產品?從最宏觀上講,學生在公立學校里本身上的是班課,為什么要從這個班走入另外一個班,一定是這個班提供了一個更好的分層教學。因為現在公立學校的班是家長收入篩選為主,學生能力篩選為輔的過程形成的班,你能在這個學區,家長首先在這里買了學區房,首先是通過家長收入水平篩選了一遍,進到學校之后有一些分班考試,再通過學生的能力進行二次篩選。所以,公立學校的班是家長收入篩選為主,學生能力篩選為輔的一個分層教學。

  你為什么要從公立學校的班走上一個課外輔導機構的班?一定是課外輔導機構是一個純能力篩選的分層教學,這種班課其實還是有意義的,比較符合中等能力以上的學生去選擇。1對1實際上適合中等及中等能力以下的學生去選擇,相當于你的班型越小,個性化程度就越高,他對于立竿見影的提高效果就越強。比如這個學生60分,提高到80分,1對1確實立竿見影。從90分到95,上1對1取得成功的可能性就非常非常低了。從家長端怎么選擇課程產品?是你自己的能力與教學產品分層相匹配。這是我想分享的一些觀點。

  直播是基礎設施數據是靈魂

  姜振鵬:先說結論。對于人工智能時代,K12教育我是這么看的,教育本身是在時間維度上的競爭,直播是基礎設施,數據是靈魂,這三點我給大家分別展開說一下。學習與教育貫穿人的一生,可以分為三段:小學低年級以前可能是家長主導的已獲得才藝為導向的素質教育。小學高年級到高三,是以進入好大學為目標的應試教育。你上了大學是自己主導的獲得謀生技能為導向的素質教育。應試教育階段時間還得分成三段,一個是校內的學習時間、一個是課外輔導機構鎖定的學習時間、一個是回家自由的學習時間。

  其實在2013年開始層出不窮的在線教育項目,大家都想切割一段學生的學習時間作為自己的入手點,包括像O2O、直播課、拍題答疑,有的是切公立學校的學習時間,有的是切培訓機構的學習時間,有的是切自己回家自由的學習時間,無論怎樣我們希望做到的是打通學生學習行為的時間軸,能夠獲得他學習時間軸上的全數據。怎么才能打通?怎么才能獲得數據?越來越多的學習行為逐漸地轉到了直播這樣一個基礎設施上面轉到在線行為記錄上面,才能夠逐漸掌握他學習全時間軸上面的數據,這就是為什么我們說在時間軸上面的競爭,直播是基礎設施,數據是靈魂。

  這跟人工智能有什么樣的關系?短期的未來是什么呢?人工智能這個技術會有什么樣的突破?這是科技圈的事,跟我們教育圈其實沒有特別直接的關系。但是我們自己的發展理念是“科技驅動、以人為本”。為什么?無論科技圈人工智能技術取得什么樣的發展,都需要我的學生行為數據去訓練模型,都需要我提供應用的場景,讓應用落地。這就是我們科技驅動的做法。為什么要以人為本呢?因為教育畢竟還是人與人的溝通、面對面的溫度,在短時間內無法被替代。這就是我對人工智能對教育影響的看法。因為現在人工智能其實本質上還是基于貝葉斯網絡,還是基于數字算法,還完全沒有達到真正所謂人的智能的水平,中間還有巨大的鴻溝。可以把機械化、重復化可以數據化的行為用機器取代,但是隨機性很強的、情感性很強的工作,人工智能現在還很難取代。

  資本提供了一個創新的冗余

  第四個問題,資本對教育產業的影響。

  資本其實對全社會所有的行業都是一個沖刷,沒有任何一個行業可以遠離資本。如果資本不關注你,只能代表這個行業太沒有價值了。一旦這個行業體現價值,必然就會受到資本的洗禮。

  對教育行業而言,資本其實提供了一個創新的冗余,所有的創新都以浪費為基礎的。你如果不允許浪費,是沒有辦法創新的。這個行業里,有很多機構融到很多資金,幫助行業里選擇了很多模式,因為當時大家都面臨著試錯,到底是錄播還是直播,2C還是2B, O2O到底行不行,大家面臨很多試錯,試錯的成本實際上都是資本承擔的。很多公司還沒有盈利甚至沒有收入,但估值已經很高了,這是因為他們在創新的過程中浪費的錢需要找到接盤俠買單。雖然對于個體公司而言,很多錢被浪費了,但對于全行業而言,我們獲得了直播的基礎設施。一些行業的先行者他們在前面浴血沖殺,終于找到這樣一條路,教育用戶、教育市場接受這樣一個模式。但是今天直播變成一個很低成本,你就可以獲得行業的基礎設施,今天的團隊就在享受前人為他們鋪墊的道路,今天只要有一個優質的課程,直接嫁接到基礎設施上,馬上可以有一個很好的營收。對于傳統線下的教育機構,特別是成熟的大型機構,估值體系與在線教育企業不同, 我們不可能用自己的預收款去進行這些高風險創新, 因為我的預收款是我的債務,我需要留著這些錢去交付給用戶的服務,只能做一些確定性高的事情。否則就會讓企業陷入危機。 好在現在行業試錯的階段已經結束,哪些是正確的事情已經非常明確, 我們可以直接去干這些對的事情就好了,這也是創新路上的后發優勢。同時大型的課外輔導機構也都在積極尋求二級市場的融資, 以獲得一個較高的資金安全邊際可以做一些相對前瞻和探索性的工作。

  所以,資本談不到對行業的聚合和撕裂,資本是創新的血液,只有資本允許浪費,提供冗余,才能夠推動這個行業不斷向前發展。我們教育行業現在接受資本的一些洗禮,本身也是行業逐漸成熟的標志。

  這是我的一些看法。

  “新浪2018中國教育行業論壇”仍在繼續,更多精彩內容不容錯過:

  第二場:新浪少兒英語教育行業論壇

  時間:7月26日 13:30—17:30

  第三場:新浪留學語培教育行業論壇

  時間:8月1日 13:30—17:30

  第四場:新浪游學營地教育行業論壇

  時間:8月8日 13:30—17:30

  第五場:新浪素質教育行業論壇

  時間:8月16日 13:30—17:30

  第六場:新浪學前教育論壇

  時間:8月23日 13:30—17:30

  責任編輯:張佳睿 實習編輯:李子云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