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名中國學生成功爬藤 他們跨過了哪些招生的坎兒?

868名中國學生成功爬藤 他們跨過了哪些招生的坎兒?
2019年05月20日 10:01 澎湃新聞

  (原標題:868名中國學生成功“爬藤”,他們跨過了哪些招生的坎兒?)  

  2018年注冊在校的常春藤盟校本科生有多少來自中國?除了未公開數據的哥倫比亞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大學,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統計得到的數字是868人。

  平均下來,每年大約只有217名中國學生能成功申請并進入哈佛、耶魯、布朗、康奈爾、普林斯頓和達特茅斯這6所藤校的本科項目。

  本科被藤校錄取,含金量遠超碩博階段。

  被美國頂尖名校本科錄取是莘莘學子的夢想,以至于有人為此動起了“歪腦筋”。

  在近期外媒曝光的斯坦福招生丑聞中,A股上市公司步長制藥董事長趙濤花費65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4377萬元),通過名為威廉·辛格的中介,幫助自己的女兒趙雨思以帆船特長生的身份就讀斯坦福大學。

  2009年美國出版的《The Price of Admission》(中文譯名為《大學潛規則》)一書指出,通過捐贈、體育特招等方式進入美國頂尖高校的現象并不是什么新聞。

  澎湃新聞梳理了藤校近五屆新生的調查數據,試從美國頂尖高校的錄取率及招生規則入手,解讀“爬藤”背后那些不為人知的坎兒。

  從錄取率上看,“爬藤”越來越難了

  常春藤盟校是指由哈佛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耶魯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達特茅斯學院、布朗大學及康奈爾大學八所頂尖高校組成的聯盟,申請藤校在中國留學圈被稱為“爬藤”。藤校公布的本科新生的錄取數據顯示,

  近年來“爬藤”已經變得越來越難了。

  8所藤校2022屆(2018年入學,2022年畢業)新生的錄取率(總錄取數/總申請數)均下降到了近五年來的最低點。其中,康奈爾大學新生錄取率較五年前下降了26.4%,是其中下降最多的。耶魯大學的新生錄取率雖然近五年來浮動不大,但也回落到了2018年6.3%的水平。哈佛大學是中間錄取率最低的,2022屆新生錄取率只有4.6%。

  “爬藤”雖然越來越難,但從哈佛、普林斯頓、耶魯、康奈爾、布朗和達特茅斯這6所藤校最新公布(耶魯為2016年秋季入學數據,其余為2018年秋季)的國際學生錄取數據來看,中國學生在國際學生中依然名列前茅。

  這6所藤校在2018年注冊的中國學生為868名,占國際學生的比例平均為15.3%。康奈爾大學是這6所藤校中最喜歡招中國學生的,中國學生占國際學生的比例達到了39.0%。按照錄取比例估算,每所藤校在一屆錄取中國新生的數量大約在36人左右。

  明面上的招生要求:哈佛看起來很“佛系”

  常春藤大學在每年公布的Common Data Set(CDS)中會對本科新生的招錄情況作完整分析。在CDS報告中,每所藤校列出了公開招生時的參考因素和各自的重要程度。

  耶魯大學、布朗大學和達特茅斯大學對所有學術類因素都給予了“重點關注”的最高等級。哈佛大學對于學術類因素的關注程度是藤校中最低的,甚至聲稱不考慮申請人高中階段的在校排名。

  在非學術類因素上,6所學校在父母的教育程度、是否為校友等指標的關注度上基本相同。另一些指標則反映了學校招生上的“個性”,如賓夕法尼亞大學比較“在乎”學生是不是對本校感興趣,達特茅斯大學會考慮新生是否有社會服務經歷。

  在各個因素上,哈佛都標注著僅供參考,看起來是最佛系的常春藤大學。但是,從CDS報告披露的實際招生數據來看,

  哈佛錄取的新生在SAT閱讀寫作、ACT寫作和ACT數學的高分段占比都是最高的。

  公布這方面數據的6所藤校里,在SAT單項700-800和ACT單項30-36分的高分段,藤校新生的占比平均達到了78%以上。

  不妨以SAT成績來看一下藤校新生“高考”成績到底有多好。College Board發布的2018年SAT考試官方報告顯示,SAT單項雙700以上(總分1400以上),意味著你打敗了世界上93%的考生。

  不過,這個比例放在中國高考,在哪個省都沒辦法上清華北大,因為“爬藤”看重的遠不只是考試成績。

  好成績不如好身份?

  由課業表現、考試成績、課外活動及文書表達等因素綜合搭建起的美國高校錄取體系,從來就未必是好成績學生的福地。在金字塔尖的常春藤盟校錄取上,好成績也是遠遠不夠的。

  近年來,關于藤校的錄取標準,爭議不斷。哈佛大學校報的學生記者向自己的學校開刀,調查了2022屆約1177位本科新生的身份背景。除了“素人”新生,有12.2%是體育特招生,還有37.8%的新生是“關系戶”。

  這些“關系戶”被稱為傳承錄取者(legacy admission),一般是哈佛校友的后代或親屬。據美國《大西洋》雜志報道,一般而言傳承錄取者的錄取概率是普通學生的2至3倍,相當于SAT多考了160分。

  在8所常春藤盟校中,只有哈佛大學和耶魯大學會在每年的新生分析中公布傳承錄取新生的數據。為了從更多維度來分析這類人群,下文主要選取哈佛大學新生為主要分析對象。

  在哈佛大學的錄取規則中,只要是父母其中一人、兄弟姐妹、祖父母或是其他親屬念過哈佛大學的,申請人都可以算作是傳承錄取者。在2022屆哈佛新生中,每3個學生中就有1個是傳承錄取者。近五屆新生錄取數據顯示,哈佛大學傳承錄取新生占新生總人數的比例從26.9%上升到了36.8%。

  哈佛大學校報對傳承錄取新生的調查顯示,傳承錄取者不僅數量越來越多,家庭經濟條件還越來越優越。

  在2022屆傳承錄取新生中,46.4%的家庭年收入超過了50萬美元,這一比例較五年前增長了24.4%。對比來看,調查中家庭收入在50萬美元以上新生的總數僅為17%。數據顯示,2018年99%的美國家庭年收入低于43.4萬美元。

  傳承錄取者主要來自父母其中一方的“哈佛”血統,但與五年前相比,拼爹媽念哈佛的比例有所回落。此外,這些學生還接受過良好的高中教育,2022屆傳承錄取者中超過半數都畢業于私立高中。

  在美國名校的錄取制度中,傳承錄取常被人詬病其公平性,卻由來已久。據英國衛報報道,美國前總統約翰肯尼迪和前總統小布什都是傳承錄取制度的受益者。

  美國《大西洋》雜志在評論文章中指出,美國高校一直保留這項政策主要是出于捐贈收入的考慮。2017年,哈佛大學曾專門成立委員會對傳承錄取進行研究,發現這項政策有利于哈佛獲取大量捐助。

  類似的結論同樣適用于美國前100名的高校。據華爾街郵報報道,一項針對美國Top100高校校友的研究指出,錄取更多富有校友的后代會提高校友的捐贈次數。但在另一項對于傳承錄取的研究中卻顯示,當7所樣本高校廢除傳承錄取制度時,學校獲得的捐贈并不會產生大幅的下降。

  哈佛訴訟案曝光隱秘招生標準

  2018年,哈佛大學曾因涉嫌歧視錄取一名亞裔學生,遭到美國民間組織SFFA的起訴。在訴訟過程中,哈佛大學被迫交出了海量入學數據。據紐約時報報道,這起訴訟暴露了哈佛大學招生規則外的另一套標準。

  雖然哈佛大學以透露商業機密為由反對透露入學數據,但訴訟過程中,數百份入學文件還是被交予法庭。

  在入學文件中,招生官員用另一套“語言”對申請者進行分類,出現了“院長關注名單”、“小獎勵”,“Z名單”等不為人知的錄取目錄。此外,哈佛大學還設立了一個篩選系統,用來判斷申請者的來歷、父母是否來自哈佛、有多少收入,以及申請者是否適合學校的種族多樣性目標等。

  在衛報披露的一份法庭文書中,哈佛大學對于不同身份的學生有著截然不同的錄取比例。

  其中,特招運動員的錄取率最高,達到了86%;學校教工子女排在第二,為47%,均遠高于哈佛大學6%的平均錄取率。

  如果不是這起訴訟,許多雄心壯志的申請者還以為只要符合校方公布的招生標準就會被錄取。類似的,如果不是650萬美元進斯坦福的丑聞被曝光,人們也難以想象教育公平在金錢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擊。

  斯坦福大學對這起丑聞的最新回應中表示,校方直到5月1日媒體曝光前,都沒有收到所謂的650萬美元捐助。辛格基金會向斯坦福帆船項目的捐款總額是77萬美元,共分為三筆。其中兩筆分別為11萬美元和16萬美元的捐助來自2位學生,他們以此在斯坦福前帆船主教練處換取了2封“體育特長生推薦信”,但最后均未被斯坦福錄取。

  第三筆50萬美元的捐助來自趙雨思,但斯坦福是在趙雨思入學數月后才收到這筆捐款。斯坦福表示,錄取趙雨思與這筆捐款沒有任何關系,她在入學時也并未加入任何體育團體。趙雨思已于2019年4月被斯坦福退學,理由是其在申請入學材料中作假。

  來源:澎湃新聞

  新浪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合作單位,新浪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國際學校擇校巡展:國際學校怎么選?,3月-5月,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成都多地聯動!國內百所國際學校的盛宴,眾多頂尖海外名校鼎力加盟!一對一現場咨詢、面試!還等什么?快來掃碼報名吧!

擇校展

大咖說

高清美圖

精彩視頻

品牌活動

公開課

博客

國內大學排行榜

國外大學排行榜

專題策劃